特别策划:情VS法暂缓不起诉宽容还是纵容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0-20 18:44

  2003年3月,南京“在校大学生犯罪预防中心”成立大会上透露,南京将在全国率先对在校大学生犯罪处理“放宽尺度”,慎用开除学籍等严厉处罚手段。此举一出,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社会各界议论纷纷……

  “暂缓不起诉”源于日本、德国一些国家的规定,也称作起诉犹豫制度,意指检察机关对于触犯刑法的犯罪嫌疑人,根据其犯罪性质、年龄、处境、犯罪危害程度及犯罪情节、犯罪后的表现等情况,依法认为没有立即追究其刑事责任的必要而做出的暂时不予提起公诉的制度。它以公诉制度中的起诉便宜主义为基础,主要用于轻罪案件和一些社会危害性不大的案件。

  但暂缓不起诉在我国《刑事诉讼法》中并无规定。目前,我国法律规定不起诉的情况主要有三种:法定不起诉、存疑不起诉、酌定不起诉。暂缓不起诉比较接近于酌定不起诉规定,但二者间仍有区别。(郑锴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研究室)

  2002年年3月7日,南京两所中学的学生为琐事发生冲突。某中学生张某感到自己吃亏了,遂纠集同校及其他中学的20余名学生,冲进另一所中学校园,寻找报复对象。他们在张某带领下,随意抓住徐某、邱某、倪某3个“看起来有点像”的“仇人”,围攻暴打。其中的11名15岁至17岁的少年以“罚点球”的方式,每人轮流踢徐某的后背,直至徐倒地求饶,不再反抗为止。徐送医院检查发现两只肾均受损,其中一只已破裂,无法保住。玄武区公安局接到徐某父母报案后迅速立案调查,拘留了参与斗殴的20余名中学生。

  玄武区检察院接案后十分震惊,专门成立了“307聚众斗殴专案组”,3次走访20余名学生的学校,并多次找致徐肾脏破裂的11名学生家长谈话。经过调查,区检察院了解到这11名中学生平时在校表现尚可,皆属初次犯罪。如果将11人全部以故意伤害罪起诉,他们将面临失学;如不起诉,该案又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已构成犯罪。

  8月9日,玄武区检察院召集区政法委、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区公安局领导,以及学校代表、法学教授和11名犯罪嫌疑人的家长、被害者的家长,开了一次“暂缓不起诉”听证会。

  听证会上,各界代表纷纷发言,支持区检察院尝试“暂缓不起诉”方案。鉴于听证会上的一致呼声,玄武区检察院领导作出《“暂缓不起诉”决定》,规定11名犯罪嫌疑人“暂缓不起诉”考察期为3个月。在此期限内,他们必须履行5项义务: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不得从事任何违法犯罪行为;遵守取保候审有关规定;遵守校纪、校规,认真完成学业;每人每月至少从事一次公益活动;每人每半个月以书面形式向玄武区检察院汇报一次思想。如果如期并圆满履行这些义务,就作不起诉处理,否则将追究刑事责任。据校方及家长反映,目前,这11名学生在学习等方面都有不同程度的进步。

  玄武区检察院的大胆尝试,还获得了省、市两级检察机关和最高人民检察院的赞赏,称此案为“执法理念的一次创新”。目前,南京市已被列为全国“暂缓不起诉”试点城市。

  南京“在校大学生犯罪预防中心”成立大会上透露,南京将在全国率先对在校大学生犯罪处理“放宽尺度”,慎用开除学籍等严厉处罚手段。一些与会高校领导闻讯后又喜又忧,当场发表了自己的“担心”。

  一些高校领导在肯定检察机关对在校大学生犯罪所做的有益探索的同时,也表示此《意见》学校操作起来有点难处。南京某高校领导认为:校有校规、校纪,在校内严重违反校规、校纪的一般都可能开除,而实施了从社会危害性上远远超过违反校纪行为的违法犯罪活动的学生,却有保留学籍,继续完成学业的可能性,对此,学校该如何进行平衡?学生心理能平衡吗?老师心理能平衡吗?

  张奇:(中国政法大学学生处处长)一般来讲,学校对严重触犯刑律,如被判刑、劳教的学生,在受到司法处理后,会给予开除学籍的处分。有人认为学校这样做剥夺了学生受教育的宪法权利,应给服刑的学生保留学籍,使其刑满释放后继续求学深造。但这样做会给学校各方面管理带来诸多问题。

  一直以来,大学生在人们眼中是“天之骄子”,实际这在社会上造就了一种不平等观念。试想,如果一个工人犯罪被开除出工厂,会有人说劳动权也受宪法保护,为他呼吁刑满后再回原厂工作吗?目前,我们的高等教育已从精英式教育向大众普及式发展,高考也打破了年龄限制,一些受到刑罚处理的学生可以通过各种有效的社会途径继续接受教育,仍然享有受教育权。

  我们正在建设法治国家,大学生应更进一步增强自律意识、培养遵纪守法观念,尤其需要在全社会树立一种平等、公正的法制理念,而不是对某一阶层“法外施恩”,从而带来负面效应。

  白亮:从此事的讨论中,其实可以看出社会对大学生看法的转变。人们不再把大学生当做“天之骄子”,而是更多地当做普通群体来看待,这是在“解放”大学生。我们这一代大学生的困惑和问题是社会其他同龄人共同面对的,我们并不愿意被当做一个特殊群体来被关心、被解剖,因为一旦受到特殊对待,就意味着社会、家庭对你有额外的、特殊的期待或寄托,你的压力和负担就会更重。

  当然,我们并不是怕承担,有时我恰恰觉得现在大学生对自身、对社会的责任意识、责任能力太差了。我想,大学生群体不应被特殊化,该承担的就要承担起来。只有勇于承担,你才能对自己的行为有约束、敢负责。 (白亮大三学生)

  有法律界人士认为,法律规定是无情的,一些硬性的条文是不允许人们人为操作的,达到一定数额标准、一定情节就构成犯罪。如何能够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既不突破法律界限,又能做到有所创新、突破,同时兼顾公平、公正、公开,是社会各界急需研究的问题。

  出台这一政策所依据的理由是:大学生都是未来的社会精英;他们中的某些人涉嫌犯罪是由于一念之差,完全有改过自新的“可塑性”;而他们一旦因为犯罪而被起诉,就会被学校开除,由此不但断送了他们自己的前途,还让社会少了个精英。所以,对他们就应该暂免起诉。可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是现代法治最基本的原则吗?怎么到了大学生这里就可以以如此牵强的理由网开一面了呢?

  对在校大学生犯罪暂免起诉从法律的角度上来讲缺少法律依据,任何人触犯了法律都要接受法律的制裁,这个标准对任何人都是统一、平等的,不能按照群体予以划分,不能工人有工人的一套标准、商人有商人的一套标准。而且从年龄上来讲,在校大学生绝大部分都已经是成年人了,犯罪必须要承担刑事责任,虽然这会影响在校大学生的学业甚至前途,但法律是无情的。

  对于大学生中出现的逐步上升的犯罪率,在处罚上应尽快转变观念,用一种全新的处罚方法来对待他们,在不违背法律法规的前提下,对一些具有可塑性的学生做出暂缓不起诉决定,就是更好地体现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也让那些因一念之差涉嫌犯罪的同学有了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我们的司法人员应该成为预防大学生犯罪和制止大学生犯罪的有心人,这也是司法执法精神最为完美的体现。

  而我们许多学校的校规,很多时候遇到问题一推了之,对学生一“开”了之,实际上有不负责任的嫌疑。对社会来说,任何犯罪都是一种损失,而法律的责任不光是惩罚犯罪,还要预防犯罪,减轻损失。那么检察机关这种让学生先完成学业再说的措施,就是一种理智的选择——毕竟社会培养一个大学生也不容易。而在不起诉不大影响对一个人的改造的情况下,为什么不可以选择不起诉呢?